杨晨读研报0601:焦煤必创新高

发布时间:2021-06-01 文章来源:量学大讲堂

我对焦煤是有感情的,我刚入行的时候就看被安排焦煤。要知道资本都是势利的,当年我所在的基金管理公司,彼时研究团队不超过10个人,能安排一个人专门去看这个行业,就说明了其重要性和热度。在当年,山西焦煤(西山煤电)在A股的地位,大致相当于现在宁德时代在A股的地位。现在很多人对焦煤都已经不熟悉了,所以需要科普一下。

焦煤,与其说是一种能源,不如说是一种材料。焦煤经加工变成焦炭,在高炉炼钢的环节,除了起热能和还原剂的作用,更多是需要起到支架的作用。几十年过去了,业内一直希望开发新的工艺,但这一工艺一直无法取代。因为需要起到支架作用,所以需要比较高的物理指标,所以主焦煤( 高粘结指数 高胶质)是必需品,无可替代。

而主焦煤,在整个地球上,从储量的角度都是非常稀缺的。中国主焦煤的储量,只有总煤炭储量的不到1/10。这就是焦煤,跟动力煤,铁矿石,铝土矿这些到处都是的大路货色的区别。焦煤从资源上就很少,就算你想砸钱挖矿,也找不到地方砸。高品质的焦煤,甚至被称为国宝级资源。这就是为什么,当年山西焦煤的PE,长期稳定在40倍以上,除了中国城镇化的需求拉动潜力,更重要是资源稀缺性的故事。



我印象深刻的,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中,商品见顶的顺序:

原油,6月开始下跌,

铜,7月开始下跌

焦煤,6-8月仍在上涨,9月才开始下跌。下跌的先后体现了品种的强弱。焦煤,是周期之王。在中国,焦煤不仅稀缺,还不容易开采。矿井深,井下地质条件复杂,高瓦斯高风险,是焦煤矿的普遍现象。我下过神华在鄂尔多斯的矿井,下过中煤在平朔的大矿坑。但无论当年我所在的机构买了多少焦煤股票,赚了多少钱,焦煤的矿井,即便是国有大矿,我从来没有半丝念头,半分胆量去体验。

就在前几天,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应急管理局通报:

5月26日23时06分,枣矿集团新安煤矿掘进工作面突发冒顶,造成6名矿工被困。

几天过去了,最新报道只救出了一名矿工。该矿井主要生产煤种为优质气肥煤。气肥煤,正是焦煤的一种。在当年,即便资源稀缺,矿井危险,中国的焦煤产量,是有一定的弹性的。因为当年很多焦煤矿井在民企的手里,当价格暴涨之后,他们常常无视矿工的安全,无视资源的浪费,进行一些非法超产的行为。当然,这是以生命为代价的。在我开始看煤炭的2007年,煤炭行业死亡人数3700多人。因为平均而言,焦煤矿井远比动力煤危险容易出事,而且小煤矿瞒报事故是比较普遍的,我估计在2007年,可能有超过2000名矿工,死在焦煤矿井里。而现在,经过多年的资源整合,国内焦煤大部分都已经收归国有,集中在山西焦煤、冀中能源、平煤股份、盘江股份,淮北矿业 这几个大国企的手里。国企对于安全和合法合规更重视,不会轻易超产,国内焦煤的供应因此也失去了向上的弹性。中国的焦煤产量,常年停滞不前,每过几年下一个台阶。2011年后的焦煤景气下滑,使得市场已经忘记了焦煤的稀缺性。而未来的一段时间,焦煤价格很可能创出历史新高,提醒市场,重新认识到这一点。2011年之后焦煤景气度的下滑。一方面是需求端,2011-2017全球粗钢产量的停滞不前。另一方面是供应端,本世纪前10年的焦煤大牛市,刺激了一批海外项目的新建。2015年前,海外集中投放了一大批产能。相应的,中国实现了焦煤进口占比的大幅提升。但现在,这两点都逆转了。
供应端:

焦煤的供应,已经转为长期趋势性下降。

经过10年的价格下降周期,煤矿新项目匮乏,企业资本开支不足。加之海外发达国家白左太多,他们歧视碳鄙视碳,他们中的投资人用ESG为工具,要求海外矿业公司减少电煤焦煤等高碳投资。海外主要大企业的炼焦煤产量,自2015年后,便进入长期缓慢的下降趋势。

今年以来,世界4大焦煤出口国,更是出口量全都同比明显下降:

澳大利亚前三月出口冶金煤411万吨,同比下降4%;

美国前三月出口冶金煤93.8万吨,同比下降11.4%;

加拿大前三月出口冶金煤69.4万吨,同比下降35.3%;

蒙古国前3月没有同比下降,但也明显低于2019年水平。最近1个多月,疫情影响,通关数开始大幅下降,持续位于极低水平。


需求端,随国内外经济复苏的延续,今年全球粗钢产量不断创出新高。这还是在4月印度因疫情缺氧气,钢厂被迫停产近20%的背景下。最近印度疫情改善明显,印度钢价确持续上涨,一旦后面2个月印度钢厂解决了氧气问题复产,全球粗钢产量会继续新高,焦煤需求继续新高。因为供应的下降,需求的新高。今年以来,焦煤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供需缺口。全产业链焦炭+库存天数持续下降,创出过去5年最低水平。长期供需最近2年,印度的粗钢产量突破了1亿吨,并处于快速上升的趋势中。如果做一个对比的话,中国的粗钢产量突破1亿吨,是在2000年左右,基本也是中国城镇化加速的起点。
所以,对于中印这样的人口和领土大国,1亿吨钢是一个重要的节点,一方面意味着总量对全球供需的重要性开始变得重要,另一方面是加速的起点。

印度和其它新兴经济体,城镇化的加速,对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的加速,需要大量的钢材。

欧美对于基础设施的补充,也需要阶段性提升一定的钢材用量。

全球航运新一轮向上周期,造船和集装箱订单大量释放。

这些,正在,并还将推动全球粗钢产量再上一个新的台阶。而长期的资本开支匮乏,海外大型矿企的减碳的ESG要求,国内煤炭集团的高负债,国内矿井的资源枯竭,开采难度扩大,都使得未来10年,焦煤都难有明显的供应增量。焦煤新的一轮10年级别的长期大牛市已经开始,价格创出历史最高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• 选择付款方式

  • 结算信息

  • 打赏金额:¥1

展开

已有0人打赏 , 共 0学员评论

  打赏记录 查看更多
    没有打赏记录
  学员评论 查看更多
  • 没有评论内容

发表评论
清除
p

本网站为量学特训班网络课程的唯一教学平台,不提供证券咨询服务。所有老师的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,不代表主办方和量学大讲堂的立场。所有授课老师承诺遵守国家法律,包括但不限于不得代客理财,不得收费荐股,没有任何收费的QQ群,仅在本平台授课,其余皆为假冒。如有违反,欢迎举报。举报电话:400-1178-448。

  • 量学大讲堂

  • 大讲堂手机端

  • 量学

Copyright©  2017  版权所有  江西德晨清芳教育科技有限公司  赣ICP备17006574号  |  网站建设技术支持-天润顺腾